Menu
header photo

五柳村导读

Blog Search

Blog Archive

Comments

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.

杜光:又一起欲盖弥彰的命案

April 9, 2017

——八九老叟丁酉漫议之五

《北京晚报》6日发表新华社记者报道,介绍四川泸县太伏中学一学生死亡事件。4月1日凌晨,有人在太伏中学的学生宿舍楼前,发现初二学生赵某的尸体。警方在次日发布公告,声称“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、尸表检验和调查走访,赵某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,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。“一时舆论哗然,并不认同官方的”排除他人加害死亡“的说法。新华社记者也质疑:”仅一天就排除他杀?“

新华社记者还报道:一些视频证实,赵某的母亲冲进殡仪馆,掀开赵某衣衫,发现他后背有大面积青紫,手部肘部均有伤痕。有人还在微信上说,赵某是被校内的5个学霸活活打死的。泸县官方3日发布辟谣声明,指责网上消息为“造谣生事,煽动群众,聚集滋事“,并且再次强调”目前无证据证明死者系他杀,其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。“

另据网上信息,泸县党政领导在4日召开由县长主持的“当前重点工作部署会“,县委书记薛学琛在会上说:”要全力以赴抓好安全稳定工作,特别是近期“太伏中学‘4·1’事件,公安机关要组织精干力量,要配合省市公安机关,尽快查明事实,还原真相。党委、政府会客观公正地调查处理该事件,给死者家属一个答复,给全县人民和社会各界一个交代。”这个源自官方公告的信息告诉我们,泸县党政机关已经把这个案子列为当前的“重点工作”,“要全力以赴抓好安全稳定工作”。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,所谓“安全稳定”,往往是暴力镇压的代名词。

和官方媒体过去坐待中宣部指令,有了钦定通稿才能报道的惯例不同。这次新华社记者在案发后两天就赶往当地,写出和过去那些钦定通稿截然不同的报道。如写他3日到当地调查,车子离出事所在地的太伏镇还有好几里地就被拦下,他徒步几公里到太伏中学门口,见街上站满了人,上百名戴着头盔的警察(武警?)将人拦开。记者到村里采访赵某的爷爷奶奶和同学时,跟随他的“尾巴”招来村镇干部,对记者威胁干扰。这些信息出现在事件发生初期的官方报道里,过去是很少见的。

和泸县官方竭力掩盖事件真相的同时,网上不时爆出新的信息,如有的微博报道,官方在当地逐家游说:学校那个娃儿死了,政府已经定性为自杀,希望大家和政府统一口径,不要乱说。还有视频揭示,赵某尸体被发现之处,距离他宿舍的窗下有好几米,从窗口跳下不会那么远,暗示赵某是被人抬着扔出来的。

这些信息真假莫辨。官方越是掩饰、辟谣,网上“谣言”就越多。而从以往一些类似的命案来看,“谣言”往往是事实的先声。但是,一旦真相毕露之后,那些掩盖真相的官僚却依然稳坐钓鱼台。俗话说一些蠢人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”。这些愚蠢的官僚搬起了大石头,却砸不到自己的脚,为什么呢?

在过去的许多案例里,包括一些命案,当弱势群体和强势群体对抗时,官方往往是站在强者的一方。这里既有利益的勾结,也有权力运行的取向。不久前的贾敬龙和雷洋两案,就是很好的说明。泸县那些当权的官僚也许正是从这些案子的处理里,吸取了掩盖真相和镇压抗议民众的勇气。在贾敬龙和雷洋两案里,都出现过权力和法治的博弈,最终都是权力压倒了法治,以法律的形式出现的结果,无不被权力熏染而变形,法治也因此而异化,从保护公民权利的利器,异化为维护权贵利益的工具。泸县太伏中学初二学生的死亡案是否会重复贾、雷两案的路径走下去?针对这个案子,民间呼求真相的舆论方兴未艾,这些舆论在权力和法治的博弈中能不能发挥积极的作用?我们不妨拭目以待。

《北京晚报》发表新华社关于泸县学生死亡案的报道,打破了此类报道必须经过审批的常态,创造了新闻自由的新模式。这个模式是否会延续下去,成为新闻报道的新常态?看来可能性不大,但我依然如此期待。也许,这只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“中国梦”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年4月7日

五柳村2017年4月7日(星期五) 晚上8:59收到

Go Back

Comment